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4千假信用卡藏拉杆箱被查 最大跨国伪信用卡案破获

2008年08月29日 18:05 来源: 人民网 【字体:


沪破最大跨国运输伪造信用卡案

图: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拉杆箱,其中却隐藏着鲜为人知的秘密。   

  4000张假信用卡在法国制造,不仅外形逼真,而且只要录入持卡人信息就能正常使用;如果全部流入市场至少要给银行造成2亿元的损失。如此高科技含量的假信用卡已经漂洋过海来到了国内。然而,疑犯还未来得及开启潘多拉魔盒,就被上海铁路警方一网打尽。   

  一个普通的箱子为何会引起警方的注意?公安机关又是经过怎样细致缜密的排摸与侦查,最终解开了一个跨国犯罪集团的惊天大案?   

  随着信用卡在人们生活中的不断普及,一些不法分子也将黑手伸向了信用卡。   

  据有关部门统计,利用信用卡的犯罪也正以每年5%的速度递增,并且作案方式的多样性、手段的高科技化,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   

  近日,上海铁路警方对这起数额巨大的跨国犯罪集团伪造信用卡案予以公布。   

  一个沉重的密码箱   

  2008年3月2日上午,上海铁路局杨浦车站还是一如既往地繁忙。作为上海东北地区的大型物流集散中心,该车站主要承担着全市铁路集装箱运输业务,所以这里每天车流滚滚,热火朝天。可是就在这车水马龙中,杨浦火车站派出所民警王义芳在站区货场巡查时,却发现了一个奇特的身影。   

  上午10时30分许,一名年轻女子,拉着一个黑色的拉杆箱,从车站4号门进来,然后穿过货场欲往2号门方向走去。要知道,这个车站作为铁路货场和物流集散中心,主要以集装箱卡车运输大宗物品为主,平时鲜有小件行李进出。为什么会有一名手提拉杆箱的女子在货场中行色匆匆呢?心存疑惑的民警仔细观察起这个女子,发现拖轮箱的轮子已经给压坏了,表明箱子的分量很重,而且女青年也露出一副很累的样子,似乎在拼命地拉着这只箱子。   

  出于职业敏感,民警王义芳随即上前进行询问:“同志,需要帮忙吗?”   

  面对民警的关心,年轻女子显得很紧张,连忙回答不需要,同时加快脚步往前走。但是,民警的目光最终还是落到她手中拖着的那个拉杆箱上。   

  “对不起,请你打开箱子接受检查!”   

  此刻,年轻女子略微犹豫了一下。当她抬头看到民警威严的目光时,只好停住脚步,蹲下身体将拉杆箱的拉链打开。就在女青年打开箱子的一瞬间,民警的怀疑更甚。原来里面全是信用卡,卡面上都是外文,而且来自不同的银行。信用卡被整整齐齐地码放在箱子中。   

  “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多信用卡?”民警当场询问该女子,这些信用卡从什么地方来,派什么用处?而该女子始终支支吾吾,不知所云。民警感到问题严重,于是就把她带到派出所。

    [[[下一页]]]

  背后大鳄浮出水面   

  经了解,该女子名叫薛晓珍,现年35岁,福建人,前几年来上海发展,现在杨浦区某物流公司工作。面对警方的询问,薛晓珍坦言,这些信用卡不是她的,是福建老家一个朋友寄放在她家里的。   

  经清点,拉杆箱内的信用卡共有4000余张,全部是外文,涉及多个不同的银行。经过专家鉴定,这些信用卡都是伪造的。一次性查获4000余张伪造的国际信用卡,这在上海尚属首次,在全国铁路范围内也是首例,此案在金融业掀起了轩然大波。为了挖出这个信用卡黑洞,上海铁路公安处专门成立了 “3?2”国际信用卡专案组,进行专案侦查。   

  虽然信用卡是从薛晓珍手上缴获的,但她自称不知情。那么这批货的真正 “主人”又是谁呢?专案组决定以货找人,顺藤摸瓜。薛晓珍告诉侦查员,2月下旬,她的老乡薛章和打电话找她,称有一箱行李要寄放在她的公司里。老乡求援情面难却,薛晓珍于是就同意了。据薛晓珍说,送货人并非薛章和,她是从一个个子高瘦、头发稀少的中年男子手中拿到这个箱子的。   

  两天以后,薛晓珍的老乡薛章和再次来电,称物流公司人多不安全,要她把箱子转交给另外一个人,接头地点就在杨浦火车站的2号门。没隔多久,一名姓郑的陌生男子来电称,他已经到达2号大门口。薛晓珍赶紧拉着箱子去接头,没想到半路上就被警方 “拦截”了。片刻,当她再去大门口寻找接货人郑某时,对方早已消失。   

  神秘的接货人与薛章和是什么关系?此人是否知道国际信用卡的来源?更重要的是此人已经知道薛晓珍出事了,很有可能会潜逃。警方决定立即追捕神秘的接货人。根据薛晓珍提供的线索,专案组当天就在浦东外高桥(600648行情,爱股,资讯)发现了接货人郑某的踪迹。然而,经过一番突击讯问,侦查员非常失望,原来郑某是受老家亲戚薛文祥的委托来拿货,至于拿的是什么货,他却一问三不知。郑某表示,薛文详、薛章和得知薛晓珍出事后,立即指示他逃离现场。   

  薛文祥与薛章和又是什么关系?案情扑朔迷离。   

  警方立即将薛文祥与薛章和列入侦查重点。警方经过深入调查,发现薛文祥是福建人。一个多月后,警方在福建省福清市将其抓获。薛文祥被抓获后,供述他也只不过是这个案件中的一个小人物,真正的幕后主导其实另有其人。   

  远赴海南追捕大鳄   

  根据薛文祥的供述,他的上家是福建人洪强。于是,警方又经过1个多月缜密的跟踪调查,并联合当地的公安机关,一起把洪强的活动轨迹描摹了下来。此人在当地“名气”很响,曾因涉嫌爆炸案件被判过刑。警方得知,洪强的老乡在福州开了一个大型宾馆,于是经过多日的等待,警方在该宾馆内把洪强抓获。   

  但洪强到案后,拒不承认他就是幕后老板,并且否认往上海运送过信用卡。“谁是送货人?”只有找到这个人,才能知道真正的幕后老板。薛晓珍告诉侦查员,送货人不是福建口音,像似广东方向的。经调查,警方发现案发前一个名叫曾德华的海南人,与薛章和有过密切联系。那么这个曾德华又是什么人呢?他原是海南省一港务局的职工,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留职停薪了,之后便在外面倒腾生意。据当地的公安局介绍,曾德华曾参与制作过假身份证、假护照。   

  经侦查,警方发现犯罪嫌疑人曾德华目前还在海南省,于是3名侦查员立即赶赴海南。多方辗转之后,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之下,侦查员终于抓到了犯罪嫌疑人曾德华。   

  至此,本案的涉案人员都已抓获。但是这些人中,到底谁是主犯?那批国际信用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们想把这些卡运往什么地方?上海是他们运送的中转站还是最终的目的地呢?这些问题随着审讯的进行,慢慢清晰起来,至此,一个跨国信用卡犯罪团伙渐渐浮出水面。   

  虽然洪强坚决不承认他是主谋,但审讯过程中,曾德华、薛文祥和薛章和一致指认本案幕后真正的主导正是这个口口声声喊冤的犯罪嫌疑人洪强。根据犯罪嫌疑人曾德华的交代,这批卡来自法国,犯罪嫌疑人洪强将信用卡装在行李箱内,通过长途大巴从福建省福清市运至上海。与此同时,洪强指示曾德华从海南飞至上海取货,并让他再转运至日本。洪强答应事成之后,给曾德华2万元劳务费。   

  然而,曾德华在拿到这个箱子,看到如此多的信用卡时,感觉风险太大,嫌对方付的报酬太少,提出不愿意帮忙运送到日本。无奈之下,洪强让曾德华先将货交给薛晓珍,以后再另某出路。数日后,洪强又通知薛文祥派人跟薛晓珍联系,准备转移这批货。于是,就在杨浦火车站里上演了本文开头那一幕。洪强一手操作了整个伪造信用卡的来沪渠道,他就是最初拥有信用卡的人,这起特大的跨国伪造信用卡案件的主谋浮出了水面。

   [[[下一页]]]

  惊人的内幕   

  伪卡若录有真信息透支总额逾2亿元   

  警方初步查明,这起案件的成员涉及多个国家,是一个制造、中转、销售一条龙的跨国犯罪集团。其团伙利用高科技手段实施犯罪,对世界各国金融机构危害极大,此类案件在上海市和全国铁路范围内系首次破获。警方在拿到信用卡之后,当即派员到工商银行杨浦支行,向金融专家请教。银行方面经过初步鉴定,怀疑是假卡,但提出需通过专门机构来进行鉴定。   

  于是,警方又分别走访了这些卡的真正制造商--美国运通国际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办事处、日本国际信用卡公司上海办事处和万事达制卡公司上海办事处。根据鉴定,这批国际信用卡是假的。然而,令警方吃惊的是,这批信用卡仿真度较高,只要录入有效数据即可在国内外非法使用及消费。如果按其透支额度计算,将会给相关金融机构造成每张5000美元的损失,4000余张卡如果流到社会上,将会造成2亿多元的直接经济损失。警方表示,此案的破获对于打击经济领域犯罪,维护国际金融秩序具有极大的意义。   

  笔者从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了解到,近年来上海信用卡诈骗犯罪案件出现了很大的变化,跨境案件时有发生,且涉案金额较大。据有关人员介绍,发展中国家是伪造信用卡犯罪的多发地区,而我国目前正面临着信用卡犯罪的严峻挑战。现在既有过境我国的伪造信用卡犯罪案件,也有直接以我国作为犯罪目的地的信用卡案件,且作案手法呈现出网络化趋势。   

  针对上述情况,警方表示,银行必须树立风险意识,发卡行要加强发卡审核力度,完善相关内部规章制度。   

  对持卡市民而言,在使用信用卡时要提高防范意识,不要轻易泄露密码。持卡人在使用信用卡消费时,避免让卡脱离自己的视线范围,防止信用卡信息被盗取或是信用卡被调包。此外,市民在使用信用卡时,最好能保留消费单据,一旦发生信用卡被盗用的情况,可 以作为弥补损失的证明。如果发现自己的信用卡有不明消费金额,持卡人应及时与发卡银行联系,发现涉嫌犯罪的,应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而在使用网络银行时,更要正确设置密码。   

  专家说法   

  运输空白伪卡可视为妨碍信用卡管理   

  目前,洪强、薛文祥、曾德华均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由于这是一个新的罪名,笔者采访了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刘宪权。   

  刘宪权说,类似于本案的伪卡金融犯罪日渐猖獗,究竟伪卡给金融行业造成了多大的损失,目前很难统计,因为不少信用卡能在国际上通用,因此许多伪卡用于金融犯罪也都是跨国境的。我国可能是伪卡的消费国也可能是过境国,因此这方面的经济损失目前还很难作出一个很精确的统计。   

  但刘宪权表示,对于伪造信用卡犯罪的相关行为,目前有专门的法律条文进行约束。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就是其中较新的一条。妨碍信用卡管理罪是 《刑法》第177条,它是在原来规定的伪造变造金融票证罪这个基础上新增的。刘宪权介绍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05年通过的 《刑法修正案五》增设了这一新的罪名。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它是作为一个独立的罪名规定在刑法条文里。   

  妨碍信用卡管理罪是针对那些对金融机构信用卡管理义务进行破坏的行为所进行的处罚。这个罪名中包括了很多内容,其中比较主要的就是持有运输伪造的信用卡,即行为人是在明知是伪造的信用卡或伪造的空白信用卡情况下,而持有运输的行为,都会以妨碍信用卡管理罪论处。   

  那么相对于伪造的信用卡,什么又是伪造的空白信用卡?在持有运输伪造的信用卡数量较大的这种相关行为中,对于两者的定义并不同。伪造的空白信用卡是指这种卡可能具有信用卡一般的形式,但是里边没有具体的客户的信用,如果要加以使用,伪造者还必须把相应的信息通过有关的制造工艺加入进去,之后才能使用。   

  虽然空白信用卡不能马上进行刷卡消费,但这种行为破坏了信用卡管理秩序,所以法律把明知是伪造的空白信用卡而持有运输的这种行为,也纳入妨碍信用卡管理罪之中。(林荣贵 沈文敏)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